欧盟或将迎来女性掌舵时代

欧盟或将迎来女性掌舵时代

[摘要] 今年是欧盟机构领导人的“换届年”,但自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后,各方分歧不小,欧洲新领导班子始终难产。

  潇洒短发、迷人笑容、干练利落、女性领导人,是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 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留给公众的共有印象。年逾花甲之后,这次两人再次共同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今年是欧盟机构领导人的“换届年”,但自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后,各方分歧不小,欧洲新领导班子始终难产。6月30日,欧盟首脑会议在布鲁塞尔开幕,第三次商讨欧委会主席等欧盟关键领导职位人选。3天会期,20多个小时全会,各成员国首脑围绕人选争吵激烈。当地时间7月2日下午7时,欧盟28国领导人终于达成共识。

  根据欧洲理事会的决定,提名冯德莱恩担任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名拉加德担任下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前者相当于欧盟“政府首脑”,也被称为欧盟“总理”,主要负责提出新的欧盟法律、执行欧盟规则和处理贸易协议。后者掌管欧盟的“钱袋子”,负责欧元和欧元区的货币政策。

  “两位女性首次获得欧盟机构最高领导人提名,打破了60多年来男性在欧盟机构高层的主导地位。”英国《卫报》报道称。“我真的为这一结果感到高兴—毕竟,欧洲曾是位女性的名字(Europe一词源于希腊神话中的一位公主“欧罗巴”),我认为这是值得等待的一个结果。”

  “首位女性”

  现年60岁的德国人冯德莱恩出生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13岁时才举家迁往德国。她的父亲是德国资深政客,曾在德国下萨克森州当了14年州长(1976―1990年),也曾是欧盟委员会官员。

  冯德莱恩先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经济学,后在汉诺威攻读医学,1991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来成为一名妇科医生。直到42岁才步入政坛,那时她已是7个孩子的母亲。

  出身政治世家,精通德语、法语和英语,这些优势帮助冯德莱恩在仕途上青云直上。

  2005年,冯德莱恩被当时新当选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相中,出任德国联邦家庭、妇女及青年部长。5年后,她又出任德国联邦劳动及社会事务部部长。

  2013年,冯德莱恩担任德国联邦国防部部长,是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部长。一路跟着默克尔在德国政坛打拼15年,她已经成为总理身边资深的内阁官员。

  如果本次冯德莱恩顺利当选,将是52年以来首次由德国人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现年63岁的拉加德出生于巴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74年进入美国国会实习。回国后,拉加德于1981年从巴黎法学院毕业,随后成为美国贝克·麦肯齐(Baker &;McKenzie)律师事务所巴黎办事处的一名律师。2005年步入法国政坛。

  在拉加德的职业生涯中,“首位女性”的标签始终相随:贝克 麦肯齐律师事务所执行委员会首位女主席、法国首位女财长(也是G7成员国中首位担任这一职务的女性)、IMF首位女总裁。如果这次提名获得批准,她又将成为欧洲央行首位女行长。

  《福布斯》杂志曾在2018年将拉加德评为全球最有权势的女性第三位,被认为在全球贸易冲突中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

  权力博弈

  把两位女性推到台前,与其说是欧盟的一个划时代创举,不如说是欧盟内部就新领导层人选分歧严重的一种无奈调和。

  据CNN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央行行长的人选都是由法国总统马克龙提议的,该提议最终得到欧洲理事会认可,很大程度上被视作是德、法两个大国之间妥协的结果。

  即便两位女性政客被提名之后,权力的博弈也依然在继续。

  冯德莱恩是坚定的欧洲一体化主义者,支持欧盟内部加强军事合作,她的政治立场和政策主张比较合欧盟的胃口,但欧盟内部的反对声浪也不小。

  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社会党表示对此“非常失望”。绿党党团候选人之一巴斯·埃克豪特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不满,认为提名的人选是德法西等国私下妥协的结果。

  在德国国内,冯德莱恩获得提名不仅没有引来欢呼,反而引发执政伙伴之间的一场骂战。

  据德国媒体报道,原因在于,冯德莱恩出任国防部部长之后,被批做得“太少、太迟”。在“明镜在线”的政府成员满意度调查中,冯德莱恩的打分常年垫底,在-200―200分的评分区间中始终徘徊在-120分以下。“明镜在线”的评论是:德国民众对冯德莱恩的不满已成为常态。

  德国媒体称她是“抛下联邦国防部这个烂摊子,向上逃离”。社民党表示不能接受欧洲议会各党团领衔候选人均未获得提名的结果,他们认为对冯德莱恩的提名是欧洲民主的巨大倒退,令2亿欧洲选民十分失望。基社盟表示“出于理智,心情沉重地同意”对冯德莱恩的提名,“但并不会欢呼”。而来自默克尔大本营—基民盟党首克兰普·卡伦鲍尔则指责执政伙伴们—尤其是社民党只专注于自己党派的政治利益,而置整个德国的利益和欧洲的利益于不顾。

  也正是因为德国执政联盟内各党派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过于激烈,默克尔在欧洲理事会7月2日晚对冯德莱恩的提名进行表决时不得不投了弃权票。除德国外,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都对冯德莱恩的提名表示支持。

  相比较冯德莱恩不被本国党派看好,留给拉加德的难题亦不可小觑。

  众所周知,德国央行是欧洲央行的最大出资方,两者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但尽管欧洲行把总部设在德国的金融城市法兰克福,而且以德国央行为蓝本,两者之间的关系却常常陷入紧张。拉加德将需要运用自己的各种外交技巧处理欧洲央行和德国央行之间的棘手关系。

  此前,德国一门心思要实现预算盈余和偿还债务,一直不愿增加支出。即将离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被认为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未能说服德国总理默克尔利用借款成本处于纪录低位的机会来增加投资。

  “市场期待她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德国转向更积极的财政政策。”百达财富管理策略师Frederik Ducrozet称。人们期待,拉加德能够利用丰富的外交技巧说服德国提高支出水平,帮助缓和欧元区的经济放缓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